返回首頁  加入收藏   在線留言
産品類別
清理系列
去石系列
砻谷系列
谷糙分離篩系列
碾米機系列
分級篩系列
色選機系列
抛光機系列
電子稱系列
輸送系列
鮮米機系列
家庭式碾米機
小米成套加工設備
大米成套加工設備
玉米加工設備
各種配件
雜糧加工設備
藜麥加工設備
聯系我們
名稱: 魚台金利糧油機械有限公司
地址: 山東省濟甯市魚台經濟技術開發區
電話: 0537-6216100
郵箱:
ytjllj@163.com
   
   新聞中心

 

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的發展與思考
  發布者:文章來源:中國面粉信息網 發布時間:2013/4/11 11:47:19 閱讀:6813

   1、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的發展曆程
  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的變遷與發展,體現了國家從計劃經濟向社主義市場經濟過渡的曆史進程。計劃經濟體制下,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都是按照國家計劃來指導配套的。當時國內主要的糧機廠各有側重點,幾個糧食部屬糧機廠分工明確。如:無錫糧機廠定點生産面粉加工機械的磨粉機;長治糧機廠主攻高方篩;安陸糧機廠生産碾米設備和油脂加工設備;永登糧機廠負責生産清理設備;甚至細化到像關風器、風機、輸送設備這樣的相對通用型設備也有各自的定點廠家生産。計劃經濟給我國的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打上了深深的曆史烙印,以至使大多數糧食加工機械制造企業産品單一、成套能力差,規模小、技術分散、開發能力弱、效率低。幾十年來,我國的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的發展經曆了三大階段:
  (1)上世紀七十年代,原糧食部組織了全國範圍內的碾米設備選定型工作。通過這項工作,使得我國的碾米機械水平大爲提高,當時已跻身于世界先進行列,在東南亞已處領先地位。我國的砻谷機技術至今仍不失爲世界同類産品中的先進技術。
  (2)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開始,我國陸續引進了數百套國外先進的面粉、碾米、飼料等成套加工設備和技術,通過長達近十年的消化吸收攻關工作,全面提高了我國的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水平,縮短了我國的糧食加工機械和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但是,受當時體制和條件的制約,糧食加工機械設備的消化吸收工作主要是由原生産廠家承擔,力量分散,缺乏國産設備成套化和規模化生産方面的考慮,使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失掉了一次産業整合、規模化發展的好機會。可喜的是,飼料加工機械制造、碾米加工機械領域也出現了成套設備和技術生産廠家--江蘇牧羊集團、江蘇正昌集團、湖南郴州糧機廠、浙江諸暨糧機廠等,成爲首批掌握成套設備和技術的糧食加工機械制造企業。這些成套化、規模化經營的企業向全國同行展示了技術水平、設備質量、售後服務方面的優勢和特點。
  (3)隨著國家改革開放的深入,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如同其它機械行業一樣逐步走向市場。特別是自1998年政府機構改革,使糧食加工管理放開,在計劃經濟體制下的許多國營糧食加工機械制造廠因不能適應新的市場經濟體系,紛紛陷入困境。經過國有企業改制浪潮,大部分通過管理層承包或整體出售,成了集體、個體及股份制等多種所有制的工廠。他們憑借老廠幾十年的人才資源、技術力量和品牌優勢的積累,加上民營企業的靈活機制,一些有膽識的民營廠領導注重科研與科研院所合作,花費重金引進先進機械加工設備,提高了糧食加工機械制造質量,逐步向成套化,規模化經營方向發展,同時注重打造名牌産品,提高了自身的競爭力。例如:
  1998年,原安陸糧機廠的十多名骨幹,以股份制的形式組建湖北永祥糧機公司,公司迅速壯大。到2005年,永祥公司資産超過億元,年銷售收入8000萬元,上交稅金500萬元,遠遠超過原廠的業績。永祥糧機公司的崛起引發了群起效應,現在安陸的民營糧機企業已發展到近三十家,糧機産業總資産已近3億元,從業人員近3000人。糧機産品已拓展到碾米、榨油、面粉、倉儲運輸、膨化、脫粒六大系列100多個品種,産品出口到20多個國家和地區,2006年糧機的銷售額超過4億元。
  隨著經濟體制改革,打破了行業界限,一些國防工業體系的企業,借助軍轉民的優惠和企業加工裝備方面的優勢,投人很大的力量開發生産糧食機械,如天津核理化院、哈飛公司等。這些企業目標大都瞄准技術難度高的設備,如:面粉加工設備中的磨粉機、高方篩、清粉機和大米色選機等。
  據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提供的一份最新資料顯示,目前,中國糧油和農業機械工業企業約爲8000余家,具有一定生産規模的1470家,其中國有或國有控股企業487家,民營企業916家,三資企業67家,分屬農副食品加工專用設備、飼料生産專用設備、畜牧機械、機械化農具等。截止目前,糧油和農業機械企業資産669.6億元,其中國有或國有控股企業資産爲358億元,占總計的53.5%;民營企業資産爲274.6億元,占總計的41%;三資企業資産爲36.8億元,占總計的5.5。行業從業人數爲41萬人。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外資企業紛紛采取合資、獨資的方式走入國門。瑞士布勒公司在向我國銷售了幾百套面粉、大米加工設備後,在無錫、深圳投資創辦了獨資糧食加工機械、電子設備制造廠,最近又收購了陝西糧機等企業,占據我國糧食加工機械高端市場的意圖顯而易見。日本佐竹公司借日本進口我國東北大米,成功向我國推銷了數十套碾米機械設備,並于1998年在蘇州建立了糧食加工機械生産基地,2004年在廈門建立第二工場,先後成立了北京、哈爾濱、沈陽、成都、廈門等多家事務所,同時利用其收購的英國西蒙公司技術在我國推銷剝皮制粉設備和技術。意大利GBS公司在我國也有70多條面粉生産線的成套設備,2004年該公司進軍北京,成立了吉必聖糧食機械公司。美國皇冠公司1997年在北京建立辦事處,2001年與武漢友誼成立合資公司,成爲國內最有競爭力的油脂加工設備生産廠商之一。
  綜上所述,我國糧機制造領域已經彙聚了擁有世界上最先進制造技術的國際跨國公司,我國糧機企業面對強大的國外競爭對手正努力奮鬥,進行行業內的技術升級和組織整合,一些龍頭企業已擁有數控車床、數控加工中心、激光切割機和噴塗流水線等先進設備和加工手段,糧機制造業已有了值得客戶信任的名牌産品。
  2、國外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的現狀
  國外擁有先進糧機制造技術的企業大都有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曆史,特別是近幾十年來,國際上糧機制造業發生了一系列大的企業兼並活動,完成了産業整合,出現了全球性跨國公司。1972年,布勒公司通過收購德國的米亞格公司一舉成爲全球最大的糧機制造供應商。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生産面粉加工機械但更以飼料加工機械見長的貝爾加公司收購本國知名的面粉加工機械企業聖加蒂,再于2000年兼並另一家同樣知名的面粉加工機械企業聖高爾菲特公司,形成最大的面粉加工機械生産商GBS集團。原英國的西蒙公司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與另一老牌糧機生産商羅賓遜公司合並,不到十年就被以生産碾米機械聞名于世的日本佐竹制造所收購。
  如今這些世界級糧食加工機械制造公司都在我國落了戶,並建立起了完整的糧食加工機械、電子設備等制造體系,設立銷售公司,有計劃地逐步收購我國糧機制造行業內的強勢企業,以求壟斷國內市場。我國糧機制造業正面臨巨大的挑戰。
  3、國內糧機制造業存在的問題
  3.1技術裝備水平低
  我國糧機制造企業的規模和實力與國外著名糧機制造公司的差距顯著,擁有的技術力量和先進制造裝備數量、檔次相去甚遠,機械産品在設計水平與制造工藝方面還達不到國外先進水平。
在研發經費投入和研發能力上更是無法與其相比,自主創新研發的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産品少,仿制産品多。不少民營企業自己沒有加工能力,采取外協加工再進行組裝來生産設備,産品質量得不到保證。自1998年來,由于缺乏行業管理,大多數産品沒有統一標准可依,設備造型落後,外觀粗糙,穩定性和可靠性差,工藝性能低、能耗高,無故障時間短,使用壽命短。
  國內制造企業只能生産一兩個品種,廠與廠之間互相惡性競爭。這在國內面粉加工機械制造業表現最爲突出,雖然單機生産堪稱全球之冠,但卻沒有一個具有能完整生産面粉生産線能力的企業,甚至沒一家能同時提供磨粉機、清粉機、高方篩三大主機的廠家。使用國産設備配套新建的面粉廠,試車時,有多達一、二十個廠家的技術人員參加調試,衆多廠家參加調試人員溝通協商不暢,調試工作大打折扣。相比之下,國際跨國公司提供的是包括工藝設計的完整配套生産線,設備質量有保障,車間整齊有序,工藝成熟可靠。試車時,技術人員配合默契,不扯皮,調試工作效率高。
  3.2品牌意識薄弱
  國內糧機制造行業目前有數以千計的生産廠家,大都未形成規模優勢,産品類同嚴重,如去石機,振動篩這樣的單機設備,據中華面粉網的統計,生産企業超過40家以上;就是技術含量相對較高的磨粉機,在國內也有超過10家以上的廠生産。
  然而國內糧機制造業除了幾個知名企業比較注重創建和保護自己的品牌外,不少中小型糧機制造廠家爲了迫求眼前利益,一味仿造;爲爭訂單互相壓價,惡性競爭,只把主要精力放在人際關系的拓展和公關上,沒有品牌效應意識。由于銷售價格低,利潤低薄,又形成企業無力負擔售後服務工作,售後服務的欠缺使得國內的糧機産品在用戶心目中一直擺脫不了低檔貨的地位,不能和國外品牌同等産品處于平等競爭地位。導致整個行業經濟效益下降,技術水平難于提高,逐步喪失市場競爭力。
  牧羊集團是集飼料、倉儲、糧食機械等産品研發、工程設計、制造、安裝與服務爲一體的著名企業集團。公司現有總資産5億元,其中固定資産2億多元,2005年實現銷售收入10億元,其中出口1200萬美元,目前是最大的國內糧食加工機械制造企業。但與瑞士布勒、日本佐竹這樣的國際跨國公司相比,規模實力相差就太大了,國內糧機制造業企業已經感受到來自國際品牌強大的壓力。樹立現代國際市場的競爭觀念,在競爭的同時加強合作,使資源配置更爲合理,效率更高,向集團化,規模化方向發展,創建自己的品牌,是組建航母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企業的必由之路。
  3.3經營觀念有待提高
  瑞士布勒進軍中國糧機市場有著明確的目標,即占領中國面粉加工機械的高端市場。爲實現這個目標,布勒公司制定了一套市場發展的戰略。自1982年,布勒公司進入中國,在北京成立辦事處。至2006年1月,布勒控股與江蘇保龍農牧機械有限公司合資創建了第四家生産基地、專業飼料機械制造商布勒(常州)機械有限公司。
  布勒公司在經營策略上始終堅持:注重品牌,設備制造質量第一,以用戶爲本。根據中國的國情,推出層次不同的産品,提高了市場占有率。建立完善的售後服務系統,加強同客戶的溝通,大力宣傳品牌。
  二十多年來,布勒公司根據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業情況,對其在中國的企業進行了戰略整合,同時兼並國內行業的骨幹企業,既消滅了高端的競爭對手,又拓展了市場,減少了投資風險,大大地降低了運營成本,逐步實現了其對中國面粉加工機械的高端産品和技術壟斷的目標。
  在市場的爭奪上,國內有些企業不是以産品質量取勝,而是靠拉關系促銷。而國際跨國公司的經營策略是提供上百頁內容詳盡的合同,首先贏得客戶的信任;再以高質量産品和可靠的技術、完善的售後服務,滿足客戶的需求。這樣的竟爭結果必然是我國企業將喪失技術含量高、利潤豐厚的高端市場面粉設備加工廠失去競爭力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4、我國糧機制造業發展思路
  根據統計資料,2002年底全國大米加工企業8991個,年生産能力7324萬t,年生産大米1878萬t,開工率25.65。1998年底我國已擁有生産能力爲50t/24h-1200t/24h設備的大、中、小各類面粉加工企業近千個,其中采用50t/24h以下的小型機組約4萬個。面粉全行業目前的年加工能力已達3.5億t左右,而整個行業的年加工量不到1.3億t,面粉行業的開機率已不足40。統計數字表明:我國糧食加工能力已達飽和狀態,糧食加工廠的大規模建廠提升技術水平工作已告一段落,國內糧機制造業面臨産業整合階段。
  挑戰和機遇總是共存的。近年來,國外設備和技術進入國內市場,擠壓了國內糧機制造業的生存空間,但是也促進機械制造工業開拓新市場,尋求出口,走向世界。據海關統計,2006年1一4月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及零件出口1578萬美元;畜禽飼養機械出口2274萬美元。
  面對目前我國糧機行業的狀況,國內糧食加工機械制造企業應該紮實練好內功,做好産業整合工作,增加企業的市場競爭能力,拓展業務領域,把目光投向更廣闊的國際市場。
  據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提供的一份最新資料顯示,東南亞的農業機械制造技術明顯落後,東盟許多國家農機産品仍主要靠進口,對糧食加工機械等農機需求很大;同時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産品具有性能質量價格比的優勢,價格低是我國糧食加工機械制造産品在東盟國家與其他國家産品竟爭的優勢。長期以來,我國的碾米機、磨粉機等中小型農業機械在東盟的一些國家銷量較大。
  加入WTO以後,中國政府積極支持出口,爲此制定了一系列相關政策,創造了有利條件。近幾年來,開展出口業務的國內糧機制造企業越來越多,出口貿易額逐年增加,在國際市場占有了一席之地。在出口貿易領域,我國糧機企業應建立堅固持久的夥伴關系,形成戰略聯盟,充分利用資源去爭取市場,在國外共同建立辦事處、售後服務等機構,降低成本,解決出口産品的售前售後服務,使我國機械制造産品出口躍上一個新台階。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